RSS
热门关键字: 堂山天草  堂山  婚礼  人妖  婚庆厕拍  恩静 
当前位置:夫妻冷战 > 夫妻矛盾 > 正文

蛇侵情男 兄长的侵控

来源: 作者: 时间:2020.02.14 浏览: 字号:【

□今报记者毛韶华

【倾诉人】

茹梦女三十岁自由职业者

【时间】

二○○九年十月二十二日

【地点】

东方今报

像电话中一样,即使见了面,如梦的思绪依然很混乱。她重复地诉说着目前的困境――大李欠她六万元钱却迟迟不还。可她始终说不清的是自己为何把日子过成了这样,为何把生活弄得一团糟。一再询问下,她才说起了点滴过往。她希望有人能为她指点迷津。

▲▲情感经济两纠葛,让我难以抽身

我和大李都是有家之人。区别在于,我的家在外地,我一个人在郑州经商,而大李的家就在郑州,但他却和我保持了五六年的交往。因为我俩都是做生意的,我们的交往就不只是婚外情了,更有扯不清、说不明的经济往来。

大李比我大十来岁,生意也做得比我大。按说,他在人脉和周转方面也应该比我强,但不知是他觉得我们关系近,还是我这人比较好说话,每次急需用钱,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,而我也基本上没有拒绝过他。

认识之初,他就找我借了一万,拖了很久才还。后来,为他自己的生意,为他弟弟的生意,他还陆陆续续问我借过好几次,不过都是几千或一两万的小钱,他还得快慢我根本没当回事。这次,他于去年年底一次性借走六万,对我来说不算小数目了。可是直到如今,他都没有还,甚至没有还的意思。这些年来,我也无数次地想过,他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和我在一起的?当时借走这六万元时,他说过,想开一个新店,等资金周转开立马还我。我知道,这新店经营不好关门了,可即便如此,也不能把压力完全转嫁到我一个人身上啊?

以前他问我借的那些钱,我从没向他催要过,因为对我影响不大。这一次,我正面侧面问过他好多回,他都以各种借口搪塞我,说在筹钱。我做生意也等钱用,家里也等着我寄钱回去,我的环境、我的家庭情况他都了解,他不但不体谅我,还一直这么拖着,根本就是给我出难题。

哥哥们给我出主意,说不行就起诉他,反正当初借钱时,他写有借条,但我不忍心走这一步,毕竟和他这些年还是有感情的,如果就这样撕破脸皮,闹僵了,我觉得对双方来说都很难堪。

最近,我才知道,他拖着不还的真正原因。和大李在一起这么多年,前提肯定是互有好感。可是近两年,我对他有些看法,也清楚我们在一起没有未来,于是便想过再找一个合适自己的人,刚好,也确实出现了这么一个人。

以前我租住的房子,大李是常客。出现这六万元的事情后,我不太想让他去。因为他去了,我们就会讨论这个,讨论不出结果,总是吵架。

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知道又有男人追我
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昵称:
 
匿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