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
热门关键字: 堂山天草  堂山  婚礼  人妖  婚庆厕拍  恩静 
当前位置:夫妻冷战 > 夫妻矛盾 > 正文

蛇侵情男 兄长的侵控

来源: 作者: 时间:2020.02.14 浏览: 字号:【
那个人以前根本没接触过这类行业,在店面筹备期,自作主张购进了很多完全无用的东西,不但多余且浪费资金。我让大李告诫他以后注意,可大李碍于朋友面子,始终没有说。不只如此,店面开张后,大李给那人谈的待遇,按每月三千元的工资支付。假如生意好,收入稳定,这样的工资标准也无可厚非。

但事实上,从开张到结束,店里没有一个月的收入是盈亏持平的。店长及店员的工资更是成了我们的一大负担。我和大李商量,既然都是朋友,他应该也能理解我们的难处,不如开诚布公地和他谈谈,生意不好,工资先少支付些,假如有好转再涨上去。大李却一直不好意思跟他说。直到那个店实在撑不下去了,他又懊悔当初没听我的劝告。这不是两头都没捞着吗?之前自己硬撑,现在钱都给过了又觉得亏,这完全不是一个成熟生意人的作为啊!

除了做生意方面,在个人问题上,大李也曾给我造成过阴影。他常去我的店找我,所以我的店员们,他也比较熟悉。有段时间,店里一个年轻女孩在外面惹了事情,急需用钱,当时我不知道。后来听别的店员说,大李主动把钱借给了她。

听到这消息,我心里一咯噔,我觉得他帮助人没错,可人是我店里的,他帮之前至少应该先和我商量一下吧,什么时候他们熟悉到可以借钱的程度了?这么做他把我放到什么位置?我心里很不舒服。不过,我没有再当面询问大李这件事,只是对他有了点想法。

一方面不顾我的处境,常常问我借钱,另一方面又有如此众多让我觉得不合适的作为,渐渐地,我对大李的感觉变了。之所以一直没有说分开,是因为风风雨雨走了五六年,彼此间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。真是没想到,我出于仁义之心,想帮他而借给他的六万元,现在反而变成他控制我的筹码。

▲▲追忆糊涂的人生,始于未了婚姻

真不知道,我是怎么把自己的生活给过得一团糟的。本想在郑州好好赚几年钱,再回去解决和丈夫的婚姻问题,现在大李拖着我,让我所有的计划都无法实施了。

从小,我的家境就不好,父亲去世得早,母亲后来也改嫁了。改嫁那年,我已是快20岁的大姑娘了。这么大的年龄,再跟着母亲去别人家挺不合适的,亲戚朋友就安排我相亲,对方就是我后来的丈夫。我当时没别的想法,也不管是不是喜欢他,只知道自己得赶紧有个家,所以处了不到一个月,我们就结婚了。

一起过日子才发现,俩人性格差别太大,尽管丈夫在年龄上长我两三岁,可说起话办起事完全像个还没长大的孩子,一旦在外面惹了麻烦,遇见难题就找我给他解决。我一个小女子,找丈夫本是找依靠,可
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昵称:
 
匿名